国人为先的宣言

公平社会,坚强家庭,自信人民


人民是重要的,他们是国家的灵魂.但经历了50年不停的追求经济增长,新加坡人现已变成次要了.国家已丢失了灵魂.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愿景来把新加坡人置在国家的核心上.这个愿景是公平社会,坚强家庭,自伩且髙度自尊的人民.

这就是新加坡囯人为先的愿景.

公平社会

在平等的社会里,每个新加坡人都将有各自选择的事业而又能够获得最好的成功机会,若他们不能如愿以偿,社会也不会遗忘他们.这意味着我们认为各种不同奖励将依据他们的优点,天分和刻苦工作时的付出,给于回报.他们对工作,医疗保健,教育,住房和交通工具的各种主要基本须求时,給于提供.

执政行动党的精英政策已使新加坡成为一个财冨与收入极大不均的高度分岐社会,贫富悬殊的再扩大和已缩减的中产阶级的収入被挤压在其中.另一方面,新加坡也成为世界上生活费最昂贵的城市,国民也面对了昂贵的住房无奈选择,昂贵的医疗保健费,高价和不可靠的公共交通,以及昂贵的私人补习费来弥补正统学校的课程不足.与此同时,社会上大多数新加坡人的实际工资已下降或停滞了,使到很多的家庭难于应付.

我们将把重造社会的政策使我们变成经济增长的主人翁,而不是奴隶.我们对经济增长的追求之前会先把人民的利益和康乐思维投入进去.我们将创出一个公平的社会以新的政策振兴经济和安置就业,提供工作与合理工资作好准备.同时,我们在医疗保健,教育,住房和交通方面将全面地和极大地加强福利事业.另一方面,我们目前的税收体制是高度不公平的.公司和个人的税率是低的,但征收我们的间接税是特別的高.一个累进税系统是个公平的税收系统,因为它将允许境况较好的公司及个人,回报过去所得到好处.然而,既使当我们增加社会庞大开支时我们也預测不会在往后十年内会有任何征税需要.反而,我们将除掉消费税GST.因会GST是提高我们基本生活费的显著因素.它给中产阶級和低收入的新加坡人带来不合理的负担。GST消除后,我们也不需要征收新税来补偿GST收入的损失.

经济体制

我们将更换新加坡的经济体制,这是为了使我们能更加好好的使用国家有限之土地和人力.我们对跨国公司和外国劳方的高依赖性已有50 年之久了.因此,我们要积极开发自己的本土经济潜能而 [就地取材] 来培养我们的企业家,经理,专家,工程师,技术专家和熟练工人.

我们将调整经济结构使它较不依赖于便宜的低熟练的外国劳工,因为依赖外国劳工降低我们的工作水平,降低整体生产力,承受低技巧产业并且使人口过度拥挤.因此,我们将检討是否需要发给非常有利的外籍工人配额给于高度依赖外籍工人的某些产业, 这特别待遇是对其他产业是不合理的,并且扭曲我们的人力政策.例如,造船厂雇用10万(100,000)个外籍工人但它的劳工总数只是12万(120,000).我们应该也对促进危害风俗习惯并且毁坏家庭产业表示质疑.赌博娱乐场对社会与家庭的代价是否值得呢? 在娱乐和食品饮料領域他们也大量依赖低熟练的外国劳工,虽然对国民生产总值有供献,但不会增加我们的社会进步或改善有利技能进展.

我们将安置特别优先权来开发本地企业,例如,中小企业发展成为主要区域或全球性企业.我们将以开发资本提供津贴给这些企业来协助他们勇于突破新的領域,特别是在高科技产业.我们的年轻国人即萌芽的企业家将欢迎创造性的产业.教育和医疗保健是两个領域能长期持续下去的.我们的中小企业可用他们的专业技术来开发这些领域.我们应该可以积极的帮助他们通过审閱工业工厂和空间销售和租赁政策来克服高企业费用的问题.我们的计划和土地分配政策是否倾向于房东和大厦拥有者,使到我们的出租费用继续上涨而又未经检查呢? 令人鼓舞的工业房地产归属政策是否导致高租金?

本地企业必须鼓励去制定优先权给于新加坡人在就业上横跨所有領域,特别是专家经理执行技术等人员(PMET)和资深管理级别的职位.若新加坡人没拥有该项专业技能,我们便可以雇用拥有该技能的外国人.政联公司应该开始趋向注册更多新加坡人的执行委员和管理的位置.

我们要检討在政策上为什么新加坡人与外国职员比较时会处于不利的地位.一项特殊政策是新加坡人的国民服役职责.50年已过,隨着科技的进展和新的组织方法和训练,現在是回顾两年的国民服役和每年预备军训练的时候,我们认为两年的国民服役和每年预备军训练時間可以缩短,以便让新加坡人在工作场所上处于有利的地位.

凝聚力坚强的家庭

对于经济劳动力持续不足问题的根本解决方案是提高妇女的生育率.这可从大约1.2提高到高于2.0.我们必须要大量降低家庭费用使到更多孩子能通过授予更多和更大的儿童津贴及提供从学前到大学的免费教育.我们也应该大量津贴多开办托兒所.

母亲为了照料孩子也不应该牺牲自己的事业.工作地点也不应该远离家庭.我们要达到的目的是把工作和服务地点拉近到住家去.因此办公室,工场,学校,学前教育所,诊所,医院,健身俱乐部,戏院,商店应该位于社区,以便母亲们可以在15分钟内抵达地点.这社区建设计划应该普及新加坡各地区,以便母亲们来回住家的路程可以减到最低,再也不需要奔波.灵活的运作安排配合家庭主妇和活跃乐龄的需要 –我们就可以更好组织起来完善它.

我们将提供大量的资金重新开发我们现有的住宅区和改观成焕然一新的住所,使家人在生活和工作上能分享来自住家附近的娱乐与服务及充满活力的独立性社区. 我们将采取一个新的方法估计公共业务机构的效率和有效性,例如学校,育儿中心,诊所,医院和老人院.他们不只是根据内部费用演算去评估效率和有效性,更重要是这些机构有没有在社区內提供给居民所关心和便利的事項.

这些新的措施将使更多主妇和活跃乐龄参与工作从而直接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 在较长的时期内,隨着生育率政策的改进,将使本地資源更稳定下来,而我们也不需要依靠人口白皮书里所设想的无止境供应外籍員工.

我们可以开发成一个健全又有国际竞争力但没有高度依赖外国劳方的经济体制,例如丹麦和芬兰这两个国家,他们的人口与新加坡的5百万大约相似.

自尊的国人

[Kiasu] 或 [怕输] 之思路对心脏和灵魂都是不好的.它妨碍我们已向前迈进的步伐.新加坡人为何怕输而缺乏自尊而受到如此大的压力,使我们獲得了三项不名誉的声誉 – 那就是世界上最受压力,最不快乐和最少情感的人民?为什么新加坡人害怕失败呢? 这也许失败在新加坡是要付出沉重的经济和社会代价.新加坡政府没有提供援助的社会安全网,一旦人失去工作,他就失去一切–没有失业保险.没有医疗保健.退休时没有足夠储款.因此使到情绪没有安全感和自尊心被降下的感觉.

一个强有力的安全网将防止新加坡人落入绝望,羞辱和不安宁的心情.这个安全网必须有三个前提:

  1. 真正付得起使全民能获得全面性医疗保健的保险,
  2. 失业保险金
  3. 养老金(因为CPF 退休金不足夠)

国家以50年所积累起来的庞大财务盈余便可以提供给新加坡一个强大的安全网,使新加坡人能远离怕输的阴影,而把国人变成为一个有自信又有高自尊的民族。它将点燃在新加坡人的创造性火花上,并且更换国人成为充满新的创新想法来改造与改进社会.

我们有足夠的資源和义务来重创新加坡人成为新的有雍容,自信和尊严的民族.

我们是国人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