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singfirst

陈秉安:为什么我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

陈秉安是前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一名退休上校。之前,他也曾在凤山基层组织服务。 背景 我是殖民时期和人民行动党时代的产物。自小我就相信人民行动党是好的。除了父母亲这么认为,我个人的经验也告诉我一党制有其正面的效率和效益。事实上,过去我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务和作为一名社区领袖时,我曾经是一个坚定的支持者甚至捍卫人民行动党的做法和政策。 然而,在千禧年最初的几年,我觉的事态似乎有些不对。我退休后过着平民的生活时遇到的情况是我在服务期间所没看见的。 我还是支持并不断提醒自己, 永远不会有完美的情况。或许在某种情况下有些做法和政策是有必要的,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将会在国人的利益上做出适当的反应。其间,我琢磨着我在部队和大学上政治学课时所学的知识。我仍然偏向执政党。 我的这个信念终于在一个早晨被震碎了。当时,我阅读到内阁资政竟然对阿裕尼的选民说,如果把反对党选进国会,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为感到后悔。他采取了如此强烈的傲慢姿态,居高临下及如此般对付反对党的做法。再有就是那些居住在反对党选区的选民, 虽然他们和其他新加坡人一样必须交税, 他们的组屋得不到翻新, 又是一个问题.如果这样的管控方式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固定下来,将会是什么样子?  我孙子们的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呢? 他们是否会生活在像乔治. 欧威尔的作品《1984》所写的状况里? 这是压垮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我开始探索反对阵营的观点。我决定追随着我的心灵走。 主要的考量 我开始时的前提是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没有什么不妥。我对新加坡的效忠和热爱始终没有改变。事实上,就因为我对新加坡的热爱, 我才愿意付出我的时间和精力来为子孙们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新加坡。这是不容易的。以往, 很多人因个人的压抑, 害怕被报复加上其他的考虑, 促使他们打了退堂鼓。目前有一种思维是如果你不是站在人民行动党这边,你就是反对新加坡,这是不健康的想法。人民行动党对反对党就如对待敌人那样是要被摧毁的,这是为了什么? 我加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觉得今天的政府不愿意听取人民的诉求。我认识到我不能只做个旁观者任由事态的发展。我必须在大众里头成为一个积极的人来促进改变现状。 当我的两个朋友洪永元和陈如斯问我是否有兴趣加入他们时,我抓住了这个机遇因为它能让我去实现我想对未来几代人的生活做点事。作为一个新的政党, 国人党没有背负任何过去的”包袱”即对执政党有着负面的影响。为了建立可靠的替代观点和想法,我认为这种全新的开始和党的宽大基础, 党员有前政府奖学金得奖者,前人民行动党党员和前公务员等作为可靠的选择是重要的。 一个艰难的选择 在66岁的当儿要来选择是否应该继续我的退休生活, 同时也要为柬埔寨的社会做点事或参与一些新的东西即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放弃个人的隐私和时间来为社群追求我的可靠替代观点的理念。我觉得我会非常高兴来为更美好的未来社会和我的孙子辈们做点事。 我得到家人的支持后, 就全力以赴。我女儿曾这么写着: “我相信,我是代表家里所有的人。当我说,您的确很勇敢,而且很有勇气为您的理念,站稳立场和采取有意义的行动。很少人会这么做。甚至更少人会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这条道路。大概只有您 吧,对此,我们很为您感到骄傲。 然而,在您这个岁数。请格外小心自己的健康 。在外头易面对各种情况,请您注意安全和在任何时候都保护好自己。” 有一些朋友以广东或潮州话来鼓励说“请您照顾好自己”。 所以,我最终的选择是做一个效忠新加坡的国人, 通过提出可靠的替代诉求, 做好分內的事情, 为建设明天更美好的新加坡。 从我过去的一些贡献—了解脆弱性和忠诚度 我穿军装贡献出了三十年的部分人生。我认识到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家所要面对的各种情况。我曾为以上所述的观念向战士和国际军事人士作解释。 作为武装部队中央人力局的司令官,我曾向家长和雇主们解释国民服役的需要。 作为司令官,我也肩负着后备军人和其的政策,常常也需要向雇主和后备军人们解说政策。我在这方面的工作有出色表现,我感到自豪。因此,我一直认为我有一个好国家去保护和捍卫。 为什么我在寻找替代途径? 我和大家一样,我还认为人民行动党在早些年曾为新加坡作了很多事情。我也曾经接受了一个对人民管控严厉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有一些不足之处。但是,我最终的结论是我必须作为一个反对阵营的一员以发表可靠的替代方案言论。这些原因包括: 傲慢: 人民行动党的部长给人民的印象是在扮演着他们什么都懂,人民必须要相信他们,别无选择地要认同他们。如果人民不认同他们,就会被认为是在制造噪音或反对政府,就必须被处置。所以有必要改变。新加坡人的头上曾被扣上”帽子”如忏悔,偏执等名词。我不赞同将反对党的选区安排在建屋发展局组屋翻新计划的后面等。别忘了,我们都是新加坡人。傲慢致使他们忘了他们被人民选后该做的事。当他们大选失掉了阿裕尼 选区时,连部长级别的都说他们不清楚民情。 这是为什么呢?他们认为人民的反馈是噪音,不需要为之操心。他们所收到的反馈也不正确,这是因为他们只要听好的消息,所得的反映都是好的一面。一般的意见不会被认真地对待, 就草草的被打发掉。在选举前的道歉只是为了安抚一下愤怒的选民, […]

SingFirst members: Feedback from the 2 Walkabouts

SingFirst had 2 walkabouts in 2 GRCs on Saturday, 1 Aug 2015 (Tanjong Pagar GRC) and Sunday, 2 Aug 2015 (West Coast GRC). On Saturday we walked around Tiong Bahru market and its surrounding area, then took a short MRT trip to Tanjong Pagar where we toured the market. On Sunday we visited Tanglin Halt market, the food […]

SingFirst : Journey to the West

In 3 languages: Journey to the West Menuju ke Barat 西游记 Please click on this link for a more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folklore Journey to the West One of the greatest Chinese classical novels published in the 16th century during the Ming dynasty, “Journey to the West” is profoundly symbolic […]

消费税需提高至20%?

总理先生,你错误的引用事实的数字 ,应该停止采用不确实的数据来吓唬人民并公布事实真相! 6 月30日 , 总理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MU) 向 3500名与会者说,如果我们希望通过斯堪迪纳维亚(Scandinavian)式的福利制度,来提高我国生育率,那消费税 (GST,商品及服务税)需从7%提高至20%,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国人为先党在今年二月宣布的社会安全网中,我们提供了斯堪迪纳维亚式的福利来鼓励生育。如补贴90%儿童看护中心的收费和每月300元津贴给儿童直到12岁。 此外, 我们还提出了一系列的其他福利来降低家庭的生活费用(如放弃所有从小学一直到大学费用),30%的公共交通票价的回扣和每月300元的老年养恤金给于所有60岁及以上的老人。全年的 总费用只是60亿美元, 这笔费用可由投资回报中的80亿美元利润来资助,政府是可以动用这笔回报所得来作为每年的预算开支。因此绝对没有必要利用到消费税,更谈不上要向上提高至20%。 以下图表有详细数字说明《资料取自于国人为先党安全网的软件包》。 作为总理,如果只是随便摘取一个数字便用它来吓唬提出正当要求的国人,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请 停止您的人民行动党的危言耸听的手法以免市民受到误导,并提出全面的事实和数字,让新加坡人可以知道真相,并进行相关有意义的辩论。从而让政府能够帮助人民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抚育儿童、照顾老人和加深有凝聚力坚强的家庭。

60亿社会安全网绝不会使新加坡破产!

国人为先党所创议的60亿社会安全网绝不会使新加坡破产 国人为先党所创议的社会安全网是经过几年的研究和讨论所形成的 ,而不是一蹴而就。 该创议的雏形是我们的秘书长,陈如斯于2011年在其600亿新元经济计划的论文中,所阐述的”处在新经济的新加坡,如何创造就业和企业的机会 – 观念的变革” 。 我们的创议,在过去的几年中曾与芬兰,挪威,柏林,牛津和哈佛大学的国际专家讨论并作了更新。在内部的讨论中, 这些创建也曾被提出来经过好几个月的讨论甚至辩论。我们也考量了财政部长向国会报告关于如何运用新加坡国有资产投资所得的收益。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我们的做法,我们决定使用简单的插图和图表,而不采用长篇文章。我们相信这些简单的信息将有助于更有效,更清楚地传达我们的创建。 1.  议题 – 社会的不平等现象不断提升 新加坡的经济增长造成了贫富有很大的差距,致使社会的一大片人群滞后。通货膨胀和技术扩大了人们收入的差距。新加坡人也成为了世界上最感压迫,极大不快乐和最没情感的人。 据<经济学家>这本刊物在2014年3月7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新加坡是目前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因其住房,教育,医保和交通费用都在日益上升。 “它已经徘徊了很久,但新加坡,约有 500万人口一个很小的城市国家,终于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根据<经济学家>的姊妹组织,经济学家的智库(EIU)的观察, 新加坡经过十年的稳健攀爬, 已从排行第18位到现在所占据的位置。这位置通常是给日本首都东京保留的。领先挪威奥斯陆是巴黎, 巴黎现在是第二个最昂贵的城市” 这里可阅读经济学家的文章(http://www.economist.com/blogs/banyan/2014/03world-s-most-expensive-city) 根据基尼系数的指示(用来衡量收入不平等的国际标准), 新加坡是发达国家中拥有最大的个人收入差距。基尼数据越高,不平等现象就越大。 新加坡的经济不平衡是处于最高的,这是因为它的公共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 2.  我们的创议 – 社会开支和社会投资 国人为先党会通过以下措施增加社会开支并减少社会的不平等现象: 社会安全网(每年需要60亿新元) 社会投资    (每年会用到80亿新元) 上面所述的两个措施或项目, 将通过以下的国有资产投资的收益回报来资助.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淡马锡控股等与政府有关的机构所产生的投资收益回报是庞大的。这些庞大的投资收益都超过国人为先党所提出的社会开支数额。而国有资产的本金(资本)将保留, 没有动用到。 2.1  政府目前的净投资收益 (NIR) 框架 投资回报(R):来自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投资收 入 ( I […]

Please Donate to SingFirst

We thank you for believing in us to make Singapore a better place for all Singaporeans. Your donations, be they large or small, are important to us and will contribute towards our mission in championing the cause for Singaporeans in parliament. No amount is too small for our young […]

淡滨尼和马林百列集选区居民,我们来拜訪你们

我们正在加紧步伐,进行各门户的拜访工作。 7月5日晚上,国人党在淡滨尼和马林百列集选区进行了走訪,获得了丰硕的成果。我们走进了六个选区,到处都受到居民们的热情接待。特别指出的是在菜市,有四位公众人士自发的加入我们拜访的工作。 大多数在家的居民都无顾虑的接收了我们的宣传小册子。有些居民甚至询问大选是否将来临,是否知道确切的日期?也有些居民开门邀请我们进入他们的屋子里言谈。我们以各种语言和方言,力尽介绍了我党的宣言等大量的信息。 这些走访将会让更多的选民了解和熟悉我党。我们要选民了解我们的宗旨,一旦得到他们的支持而且被选进入了国会,我们誓言将为国人用心做事。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紧锣密鼓地进行走访工作。 以下是我们作走访时的一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