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CEC member writes

陈秉安:为什么我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

陈秉安是前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一名退休上校。之前,他也曾在凤山基层组织服务。 背景 我是殖民时期和人民行动党时代的产物。自小我就相信人民行动党是好的。除了父母亲这么认为,我个人的经验也告诉我一党制有其正面的效率和效益。事实上,过去我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务和作为一名社区领袖时,我曾经是一个坚定的支持者甚至捍卫人民行动党的做法和政策。 然而,在千禧年最初的几年,我觉的事态似乎有些不对。我退休后过着平民的生活时遇到的情况是我在服务期间所没看见的。 我还是支持并不断提醒自己, 永远不会有完美的情况。或许在某种情况下有些做法和政策是有必要的,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将会在国人的利益上做出适当的反应。其间,我琢磨着我在部队和大学上政治学课时所学的知识。我仍然偏向执政党。 我的这个信念终于在一个早晨被震碎了。当时,我阅读到内阁资政竟然对阿裕尼的选民说,如果把反对党选进国会,他们会为自己的所为感到后悔。他采取了如此强烈的傲慢姿态,居高临下及如此般对付反对党的做法。再有就是那些居住在反对党选区的选民, 虽然他们和其他新加坡人一样必须交税, 他们的组屋得不到翻新, 又是一个问题.如果这样的管控方式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固定下来,将会是什么样子?  我孙子们的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呢? 他们是否会生活在像乔治. 欧威尔的作品《1984》所写的状况里? 这是压垮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我开始探索反对阵营的观点。我决定追随着我的心灵走。 主要的考量 我开始时的前提是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没有什么不妥。我对新加坡的效忠和热爱始终没有改变。事实上,就因为我对新加坡的热爱, 我才愿意付出我的时间和精力来为子孙们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新加坡。这是不容易的。以往, 很多人因个人的压抑, 害怕被报复加上其他的考虑, 促使他们打了退堂鼓。目前有一种思维是如果你不是站在人民行动党这边,你就是反对新加坡,这是不健康的想法。人民行动党对反对党就如对待敌人那样是要被摧毁的,这是为了什么? 我加入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觉得今天的政府不愿意听取人民的诉求。我认识到我不能只做个旁观者任由事态的发展。我必须在大众里头成为一个积极的人来促进改变现状。 当我的两个朋友洪永元和陈如斯问我是否有兴趣加入他们时,我抓住了这个机遇因为它能让我去实现我想对未来几代人的生活做点事。作为一个新的政党, 国人党没有背负任何过去的”包袱”即对执政党有着负面的影响。为了建立可靠的替代观点和想法,我认为这种全新的开始和党的宽大基础, 党员有前政府奖学金得奖者,前人民行动党党员和前公务员等作为可靠的选择是重要的。 一个艰难的选择 在66岁的当儿要来选择是否应该继续我的退休生活, 同时也要为柬埔寨的社会做点事或参与一些新的东西即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放弃个人的隐私和时间来为社群追求我的可靠替代观点的理念。我觉得我会非常高兴来为更美好的未来社会和我的孙子辈们做点事。 我得到家人的支持后, 就全力以赴。我女儿曾这么写着: “我相信,我是代表家里所有的人。当我说,您的确很勇敢,而且很有勇气为您的理念,站稳立场和采取有意义的行动。很少人会这么做。甚至更少人会加入反对阵营的政治这条道路。大概只有您 吧,对此,我们很为您感到骄傲。 然而,在您这个岁数。请格外小心自己的健康 。在外头易面对各种情况,请您注意安全和在任何时候都保护好自己。” 有一些朋友以广东或潮州话来鼓励说“请您照顾好自己”。 所以,我最终的选择是做一个效忠新加坡的国人, 通过提出可靠的替代诉求, 做好分內的事情, 为建设明天更美好的新加坡。 从我过去的一些贡献—了解脆弱性和忠诚度 我穿军装贡献出了三十年的部分人生。我认识到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家所要面对的各种情况。我曾为以上所述的观念向战士和国际军事人士作解释。 作为武装部队中央人力局的司令官,我曾向家长和雇主们解释国民服役的需要。 作为司令官,我也肩负着后备军人和其的政策,常常也需要向雇主和后备军人们解说政策。我在这方面的工作有出色表现,我感到自豪。因此,我一直认为我有一个好国家去保护和捍卫。 为什么我在寻找替代途径? 我和大家一样,我还认为人民行动党在早些年曾为新加坡作了很多事情。我也曾经接受了一个对人民管控严厉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有一些不足之处。但是,我最终的结论是我必须作为一个反对阵营的一员以发表可靠的替代方案言论。这些原因包括: 傲慢: 人民行动党的部长给人民的印象是在扮演着他们什么都懂,人民必须要相信他们,别无选择地要认同他们。如果人民不认同他们,就会被认为是在制造噪音或反对政府,就必须被处置。所以有必要改变。新加坡人的头上曾被扣上”帽子”如忏悔,偏执等名词。我不赞同将反对党的选区安排在建屋发展局组屋翻新计划的后面等。别忘了,我们都是新加坡人。傲慢致使他们忘了他们被人民选后该做的事。当他们大选失掉了阿裕尼 选区时,连部长级别的都说他们不清楚民情。 这是为什么呢?他们认为人民的反馈是噪音,不需要为之操心。他们所收到的反馈也不正确,这是因为他们只要听好的消息,所得的反映都是好的一面。一般的意见不会被认真地对待, 就草草的被打发掉。在选举前的道歉只是为了安抚一下愤怒的选民, […]

Chairman Says Fear No More

Fear No More by Dr Ang Yong Guan “Politics can withstand a lot of apathy; indeed when the normally apathetic person suddenly becomes greatly interested in political questions, it is often a sign of danger.” – Bernard Crick, In Defence of Politics. Soon after the GE2011, whenever I […]

Open letter : Mr President,… you owe it to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to seek the truth about Operation Coldstore and Battle for Merger….

This post first appeared on http://www.facebook.com/tanjeesay. October 21, 2014 at 5:42pm Mr President, I urge you to seek the truth about Operation Coldstore and Battle for Merger during your State visit in the UK The President (tony_tan@istana.gov.sg) cc Prime Minister (lee_hsien_loong@pmo.gov.sg) Dear President, Early this year, I responded […]